最近,“沿着长安街追落日”成为95后北京女生安文潞生活中的新乐趣。每逢下班早的日子,她就会换上骑行裤、戴好头盔,推着今年春天刚买的自行车,加入长安街的“骑行大军”。

  “收获最多的是快乐,一直追着太阳蹬车,风吹在脸上也挺凉快,还能认识一起骑行的小伙伴,健身需求也可以满足。”安文潞说。到了周末,她时不时地与三五好友一同前往潭柘寺、新首钢大桥等城市热门骑行地“打卡”。

  安文潞新培养起来的骑行习惯,正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国内“骑行热”的缩影。如今,在上下班高峰的非机动车道上,在散发着夜宵烧烤味道的城市街巷里,在临近风景区的绿道上,常常能看到骑行爱好者成队穿行的身影。在社交平台上,与骑行相关的路线攻略、“堵车”场景、车型“种草”、穿搭建议,以及颇具个性化特点的骑行轨迹图,都在不断引发新的话题讨论。

  人们对骑行的热情,也推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。根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发布的《2021年1-6月中国自行车行业经济运行分析》,2021年上半年,自行车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357.1亿元,同比增长45.4%;实现利润13.6亿元,同比增长77%。

  在消费端,捷安特、美利达、崔克、闪电、Brompton等自行车品牌大都出现了热门车型断货现象,二手交易平台上相关车型也多以高于原价的价格售出,颇为抢手。

  疫情之下,骑行“风起”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

  通勤、健身、休闲、社交:骑行很“百搭”

  “北京-草原天路”是健安骑行队队长孙洪涛疫情前骑过的最远一段路线,“高高的山上有风车,白马在草甸子上漫步,景色美极了。不过当时工作比较忙,没有时间像队友那样一直骑到西藏挂壁公路、新疆独库公路去”。

  2020年春天,孙洪涛组织了疫情暴发后队里第一次小规模短距离骑行,“街上人还很少,一路骑过来,能感觉到内心堆积的压力在慢慢释放。现在,我们常去的是京郊的红井路、妙峰山、戒台寺,骑行、赏景都不耽误”。

  近两年来,孙洪涛留意到,骑行队伍里的年轻人渐渐多起来,“有时骑到路口一看,周围都是骑车的年轻人,还有一家三口一起出行的,小孩子也有一辆童车。同队里新加入的年轻人聊天,他们也说,骑车通勤,比起乘坐公交、地铁更健康,还能看到城市不一样的风景”。

  在社交平台上,不少年轻人乐于分享骑行中的见闻:夏夜晚风中的路边小花、凌晨5点的故宫角楼、趣味十足的标识牌、街边偶遇的小店……往日一闪而逝的城市景致,在骑行人眼中开始有了更多的细节。

  疫情期间,由于远距离出行减少,在城市周边发现新的趣味,并不止于骑行,野餐、露营、飞盘、飞钓、桨板等户外新玩法,正日益占据年轻人的业余时间,为他们彰显自身个性、表达生活态度提供“道具”。不过,在众多户外项目中,骑行又呈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特殊性。

  一方面,从“手表、自行车、缝纫机”的结婚“三大件”,到风靡全国的“二八大杠”,再到上下班高峰成群结队的“自行车王国”,以及如今马路边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,骑行的魅力早已透过时代影像、长辈叙述和亲身经历,丝丝缕缕地落入年轻人的“灵魂深处”。

  另一方面,骑行兼备通勤、健身、休闲、社交等功能,使用场景多元、触达范围广,具有“百搭”特性,为年轻人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新的可能,若是遇到公共交通出行因疫情受限的特殊时刻,拥有一辆自行车还能带来几分安全感和确定性。

  “下班前在骑友群里说一句‘今晚谁骑车’,就可能会收获一段新路线、几个新朋友,甚至是一顿夜宵,这种‘说走就走’的自由感觉,在疫情期间是很难得的。”安文潞说。

  “一车难求”背后,不只是市场火爆

  7月的一个工作日下午,记者走访位于北京北新桥一带的捷安特直营店时,一名身穿校服的中学生正在店里试骑。

  “现在正是暑假,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买自行车,童车销量不错。今年上半年,我们总体销量同比增长了三四成,连水壶、尾灯这类骑行装备都卖出去不少,但店里销路最好的还是公路车,基本都断货了。”捷安特北新桥直营店负责人张桂富说。

  值得留意的是,自行车断货现象,并不只是捷安特。在各大自行车品牌的电商平台、线下门店,都不乏无货、下架的热门车型。

  “四五月的时候,有亲戚托我买一辆童车,在杭州向几个业内朋友一打听,要先付款,一个月后才能拿到车。”“骑友网”创始人张勇说。他发现,疫情期间,不少自行车门店的烦恼,已从“生意不好做”转向“拿不到货”。

  北京MCC骑行俱乐部创始人常文科在北京、苏州、南京共开设了4家面向骑行发烧友的中高端自行车集合店,新冠肺炎疫情以来,店面总销量已翻了四番,“现在各型号自行车基本都要预定,有的型号甚至要等上一年才能做出来。除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需求上涨、定制化调整需要时间等因素之外,工厂产能不足、关键零部件供应不畅也是造成自行车紧缺的重要原因”。

  根据《2021年1-6月中国自行车行业经济运行分析》,受全球疫情影响,部分自行车零件厂被迫停工或减产,一些高端零部件交货期已延长至一年有余,零部件供应问题进一步加剧了从2020年开始的高档自行车短缺。

  “现在大部分自行车厂商生产的都是车架,像变速器、传动系统这类核心部件,日本品牌禧玛诺的市场份额就占了全球的六成以上,可以说基本垄断了整个行业,禧玛诺的产品在疫情期间供应不足、价格上涨,影响的是整条自行车产业链。”常文科说。

  “一车难求”,让不少求车心切的骑行爱好者转向了二手交易平台。品相良好的“网红”折叠自行车、轻量化的碳纤维自行车等热门车型,都能在二手市场以持平甚至是超过原价的价格出手。

  在常文科看来,市场过热,也引发了一些乱象。

  “骑行火了,不少人发现自行车是个朝阳产业,就开始盲目地投资、开店,很多消费者也在盲目‘入坑’,愿意花费几万元购买自己的第一辆车,可以说整个市场现在都有点浮躁。那么未来骑行热度一旦降下来,消费者当下高价买下来的自行车,会大批流入二手市场,冲击我们这样的新车店面,投资者赚来的热钱,也会在未来几年赔出去,进而影响行业的发展,作为从业者,我们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。”常文科说。

  有着十几年骑行经验的孙洪涛认为,升级装备应该循序渐进,“可以先从入门公路车开始,骑行人的偏好大都不同,有重视速度的,也有喜欢轻便的,一点点根据需要添置东西、量力而行,骑行之路才能长远”。

  买车只是开始

  刚在自行车店下了单,安文潞就被拉入了该品牌骑行俱乐部的大群,“群里还算安静,群主偶尔会发布一些骑行活动,目前没考虑过参加,毕竟群里的人只是买了同一个牌子的自行车,社交意愿比较低”。

  在张勇看来,组织骑行俱乐部,往往是商家为了延伸消费场景而进行的“常规操作”。

  “骑行的消费链条很长,买车只是第一次消费,之后还会有换车、购买新装备的需要,品牌引导用户适应更为远途的骑行活动,无疑可以促成更多的消费可能。对于新人来说,由骑行俱乐部入手了解骑行规则,增强风险意识,也可以规避不少‘坑’。”张勇说。

  作为运动器材,自行车的定制、维修、保养等服务也是消费链条上的重要环节。常文科认为,自行车行业在维修人才的培养和维系上还存在不少发展空间。

  “目前行业内还没有建立起面向维修技师的完整培训体系,专业人才紧缺,但随着骑行热的到来,维修需求已然开始上涨,供需仍不匹配。从经营的角度来看,技师都是在实践中一点点积累起经验,培养需要成本,可大部分消费者对自行车服务的付费意愿都不高,改变现状还需要时间。”常文科说。

  由骑行带来的市场想象,也为创业者提供了新的思路。疫情之前,张勇创立的骑友网,主要提供自行车赛事推广相关服务。随着各类自行车赛事因疫情暂停,骑友网的经营一度陷入停滞。如何在骑行热潮中找到新的业务模块?张勇将目光投向了绿道。

  “据我们分析,疫情发生以来,骑行增加的主要人群是新人‘小白’和亲子群体,绿道的设施条件正适合这两类人群,而且绿道可以连接附近乡镇的景区、民宿、露营地、驿站等,如果我们能为当地政府设计出符合骑友需求的旅行线路,将散落在各地的户外景点串联起来,不就是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吗?还能用到团队之前在赛事推广上的经验。”张勇说。

  据张勇介绍,在浙江省的余杭、萧山、兰溪、绍兴等地,相关项目正在推进之中,“从聚焦赛事选手到关注骑行大众,我们能服务的人群更广泛了”。

编辑:秦立玲
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>>
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:010-56807194
长按二维码
关注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