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9点35分开往连云港的班车开始检票”“9点40开往黟县的班车开始检票”……上午,杭州汽车客运中心站候车大厅,检票的广播声不时响起。神情各异、目的却相似的人们穿过检票口,迎接着那趟短则一两个小时、长则四五个小时的归乡旅途。

  以杭州客运中心为轴心,一趟趟班车连接一条条归乡路,载着乘客前往天台、嵊州、新昌等省内县城,也奔向安徽、江苏、河南等更远的省外地区。

  在这个高铁时代的新春运时代,谁还在坐大巴车返乡过年?

  来城市照顾孙儿

  春节前他们重回故土

  离发车还有1个多小时,66岁的唐杏妃就和老伴带着两个孙子,早早到了车站候车。两个小书包、一袋子玩具,全是孙儿的物品,唐杏妃只随身带了一个小小的挎包,塞了一两件换洗衣物。

  唐杏妃老家在新昌,老两口在老家经营着一家小百货店。几年前,小儿子的孩子一出生,唐杏妃便到杭州来带孩子,平时留老伴在家看店。如今两个孙子一个上小学一年级,另一个还在上幼儿园。

  “坐高铁虽然只要40多分钟,但下了高铁还要再转车,带着两个孩子不方便;坐大巴两小时不到,下来就差不多到家门口了。”唐杏妃说。

  老家最让唐阿姨记挂的是即将满90岁的母亲。这几年,母亲跟着在奉化工作的兄弟住,身体还硬朗。

  “过年打算去奉化看一下老妈,兄弟姐妹间走动一下。”唐杏妃说,从家里出发只要转两趟公交、花4块钱就能到奉化,很方便。儿子如果能早些回来的话,就搭儿子的车去,那么路上只需要花1个多小时就够了。

  在候车大厅,像唐杏妃这样随儿女来杭的老人不在少数。忙碌一年,家中父母兄弟相聚是最大的期盼。

  张琴(化名)的老家在宁波象山石浦镇。过去一年,在杭工作的儿子刚刚结了婚。丈夫和她商量之下,卖了家中捕鱼船,来杭州外甥开办的公司里做事。她原本一个人留在家中,最近来杭州看看儿子媳妇。

  “老公和儿子要除夕前一两天回家。等儿子和媳妇回家,我现买点他们喜欢吃的海鲜就行。”说起年夜饭,张琴笑了起来。

  为陪伴孩子父母

  他们选择亲情回家乡

  在汽车站的春运队伍里,还有不少年轻一些的面孔。

  45岁的嵊州人宋燕最近刚从广西回来。年前,她转让掉了经营了6年的幼儿园,决心回到浙江发展。

  宋燕的行李不多,除了一箱子衣物、一小袋零食、在澳门买的特产,便是一个半成新的“小太阳”取暖器。“广西比较暖和,我怕家里冷,特地带回来。”宋燕说,在广西买的特产主要就是芒果、菠萝蜜、杨桃之类的水果,已快递回家。

  宋燕的儿子今年下半年将上高三,她想多花点时间陪儿子,“去年,儿子突然发烧,好几天都没退下来。我又一时走不开,急得掉眼泪……”说起这次回乡工作的缘由,宋燕有些哽咽,“赚钱再多,不如亲人在身边来得更安心。”

  相比之下,“95后”嵊州女孩小马对于工作和家人的考量,显得“轻巧”很多。

  在天津读完大学后,作为西部计划志愿者,小马在新疆工作了一年。2023年,应家人的要求她回到杭州,找了份跟专业对口的大数据方向的工作。

  在新疆的那一年,小马经历了首次春运,“从乌鲁木齐到杭州直达的航班,每天只有一班,我得提前一个月买票。现在从杭州回嵊州,当天走当天买票都来得及。”小马说,现在每周都能回家。

  从大学时候开始,小马便和同学天南海北走了不少地方。如今选择杭州这座离家“不远不近”的城市作为工作地,小马看中的就是这个。

  为什么选择坐大巴回家?小马说,因为汽车站离家比较近。

  过年前的一周

  车上的氛围最热烈

  杭州——安徽黟县,这条300多公里的省际班车路线,汪剑鸣已开了近10年,也经历了近10年的春运。

  每逢过年,汪剑鸣常常载着满满一车人回乡。在这位老司机眼里,随着私家车的普及,以及网约车、高铁等交通工具的竞争,如今坐长途汽车回乡的乘客往往都以年纪较长者为主。

  从黟县到浙江打工的人不少都从事家政行业。在汪剑鸣的车上,忙碌了一整年的老乡们常常磕着瓜子,聊聊这一年碰上的好东家,或互相打听厂子效益如何,盘算来年的工作;同个村子的人聚在一起,也会谈起新年的目标:来年买辆小汽车,老家的房子翻修一下……

  “听大家聊得火热,我心里也痒痒的,恨不得立马飞回家。”汪剑鸣说,过年前的一个星期车上的氛围最热烈,他开着车也高兴。

  路途长了,小插曲也不少。令汪剑鸣印象最为深刻的,还是几年前为一位50多岁的大姐找回行李箱的事。“她把一年的工钱和年终奖全放在了行李箱里,结果在休宁下车时,忘了拿箱子。”汪剑鸣依照车站提供的乘客的联系方式,挨个打电话,最终带着追回的箱子,赶到休宁乡下还给了大姐,“大姐拿到箱子时两眼泪水的样子,至今难忘。”

  杭州长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高铁时代很多人首选铁路出行,但公路运输还是必不可少,相当于起到一个兜底作用。

  “从年龄层次上看,年纪偏大的人会更习惯坐大巴。老家在二三线城市的县城、乡镇的乘客,坐大巴车可以点对点到家,这样不用再去市区转车。另外,还有一些买不到高铁票的人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大巴车运力调控相对更加灵活,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增加热门线路班次。

  据预测,今年春运杭州五大汽车站预计将发送旅客18.7万人次,高峰期预计在2月3日~6日,高峰期日加班量50班左右。

  无论是高铁还是大巴,沿着一条条归乡之路,新春的气氛渐浓。无限团聚的期待,在旅途中酝酿。

编辑:秦立玲
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“央广网”客户端。欢迎提供新闻线索,24小时报料热线400-800-0088;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“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”线上投诉。版权声明: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转载请联系:cnrbanquan@cnr.cn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。
长按二维码
关注精彩内容